浅淡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

作者:邓辉  发布时间:2017-05-04 09:39:58


 在中国长期的民事审判实践中,有一种审判长期处于“一无三缺五少”的尴尬境地,这一种审判就是家事审判。家事审判以家事纠纷为对象,因其往往涉及家庭成员之间的身份关系之争和财产关系之争,涉及未成年人之间的争执和未成年子女的利益保护,涉及法律上的争议及当事人情感上、伦理上的纠葛,与一般民商事纠纷相比有明显的区别和不同。而在审判实际工作中,家事审判既无专门的“家事审判法”可依,又缺少先进的审判理念、“家事”诉讼程序、体制机制创新活力,和少有对调节优先的要求、法官干预的强化、硬件设施的投入,未成年权益的有效保护和家事纠纷多发的系统分析,常常案件越来越多,效率越来越低。

近三年来,全国法院每年审结的家事案件都超过了150万件,去年更是高达173万余件,约占全国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在此背景下,最该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号召全国法院系统和司法工作者积极推进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充分发挥家事审判积极作用,维护家庭和谐,保障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绥芬河市人民法院认真贯彻会议精神,不断调整工作思路,积极主动学习先进,千方百计强化自身,实现家事审判理念创新、家事审判机构创新和家事审判机制创新,总结出实现实质正义、提升审判效率、保护儿童利益、调解优先、人性关怀五个家事审判原则,在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大潮中走出较有特色、卓有成效的一条路。

    一、家事审判现状(近三年)

 绥芬河市人民法院2013年离婚案件收案96件,结案94件,其中判决不准离婚0件,调解离婚75件,调解维持2件,撤诉15件;2013全年收案1268件,离婚案件占全年收案总数的13.20%。2014年离婚收案145件,结案143件,判决不准离婚6件,调解离婚93件,调解维持7件,撤诉29件;2014全年收案1940件,离婚案件占全年收案总数的13.37%;2015年离婚收案193年,结案188件,判决不准离婚3件,调解解除关系102件,调解维持2件,撤诉50件;2015年全年收案2526,离婚案件占全年收案总数的13.08%。

 由近三年家事案件审理数据可知,以离婚案件为主的家事案件逐年递增,而随着绥芬河市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的不断改革,法院在家事审判中注意调解、注意关怀、注意保护,实现了调解率、结案率和撤诉率的稳步上升。

 二、改革有方向,创新求发展

 绥芬河市人民法院以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导,以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努力实现最高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目标为追求,全院动员,凝心聚力,做到改革有方向,坚持创新求发展。

 1.家事审判理念创新。家事案件兼具人身性、财产性和伦理性,既有普通民事案件的一般特征,又有家事案件的特殊表现。如果简单地将处理财产纠纷案件的理念和方法套于家事纠纷,不注意在修复婚姻家庭关系、治愈情感、保障老年人、妇女、儿童利益等方面下功夫,那么法院审判既显得过于冰冷,与我国法院“司法为民”的宗旨严重不符;又显得过于僵硬,与我国实现“法治国家”的目标背道而驰。在改革工作中,我院将“清官难断家务事”的理念转变为“清官要断家务事”、“清官断好家务事”,一方面积极借鉴域外家事审判发展轨迹和国内家事审判成熟经验,另一方面从法院文化建设和思想统一处入手,转变机械遵循辩论主义和处分原则的财产纠纷审判思路。

 我院家事审判资料研究组广泛搜集域外和国内相关资料,制作出趣味易读、通俗易懂的《家事审判论文集》和《家事审判宣传册》,首先帮助全院司法干警意识到家事审判早已是世界各国改革热点,从美国的少年审判机构到德国的亲子关系审判机构,再到日本的综合性家事审判机构,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实现了家事审判机构专门化的制度构建。在家事纠纷居高不下,复杂程度日益提高的今天,唯有对家事审判改革“不惧怕、不躲避、不拖延”,才能跟得上时代步伐,推得动法治发展。而后鼓励全院司法干警仔细研读、系统交流、深刻总结全国各兄弟法院的成果报告,以全国百余家基层法院改革试点为学习对象,明晰司法、行政和社会形成合力,构建新型家事纠纷综合协调解决机制的可行性和必然性。随着理念改变,全院司法干警从机械遵循辩论主义到适当强化职权干预,从注重保护财产利益到充分维护情感利益,从单纯追求案结事了到努力维护家庭稳定。

 2.家事审判机构创新。长期以来,我院的家事案件统一由民一庭审理,同时民一庭还审理人身权案件、侵权案件、道路交通赔偿案件以及房地产案件等。随着家事纠纷数量越来越多,种类越来越多,复杂程度越来越高,人民期望越来越高,民一庭处理家事纠纷的局限性日益明显,很容易导致将家事案件与其他案件同等对待,缺乏对家事案件特殊性的关注;不注重社会参与和协调,难以建立有效高效的联动机制;法官对家事案件有偏见,缺少专业法官的权威裁决;忽视带有温情色彩的硬件配置和设施完善,缺少人文关怀等问题。为进一步推进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我院以有限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探索机构创新。

 从全国范围来看,现有的家事审判机构大致有四种类型,专业化程度由强到弱可分为家事法庭模式,如2012年江苏省成立的全国首个在编家事审判庭;少年与家事法庭模式,即以少年庭为基础的兼具婚姻家庭案件审理的法庭模式;民庭中的妇女儿童维权合议庭模式,即在传统法庭中设立妇女儿童维权合议庭;和传统民庭审判模式。在改革实践中,我院从在民庭中设立妇女儿童维权合议庭起步,创建“一庭一室一中心”,打造家事审判新平台。“一庭”即妇女儿童维权合议庭,由女性审判员和妇联系统人民陪审员组成,通过妇联系统全面了解当事人的家庭情况、心理情况和周边关系。“一室”即家庭纠纷调解室,和以调解室为基础的家庭纠纷调查员和家事纠纷调解网,整合妇联、司法局和人民法院的信访力量,调动乡镇、街道、村委会的妇联力量,实现市、乡镇和村的互联互通。“一中心”即心理咨询中心,邀请具有心理咨询师资格或婚姻家庭咨询师资格的法院干警和妇联系统工作人员走进心理咨询室,对家事纠纷来访者进行心理疏导和心理抚慰。

 3.家事审判机制创新。最高院专委杜万年在部分法院家事审判改革工作座谈会上说,探索建立符合审判规律的家事审判体制机制,是推进家事审判专业化发展的必然要求,人民法院一要探索家事审判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构建司法力量、行政力量和社会力量相结合的新型家事纠纷综合协调解决机制。二要探索设立专业咨询和辅导机构,协助家事案件的审理,三要依托涉诉信访制度改革,探索建立家事案件案后跟踪、回访及帮抚制度,延伸家事审判的社会辐射功能。四要探索建立反家庭暴力的整体防治网络。五要探索家事审判专业机构建设和家事审判司法人员分类管理体制,鼓励条件成熟的法院设立专门的家事审判庭或者组建家事审判专门团队。

    我院在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中,以上述“五要”为目标,综合利用诉前调解、诉中调解、委托调解等方式化解婚姻家庭矛盾纠纷,建立诉调对接机制,积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家事纠纷处理,形成合力;及时为当事人提供心理疏导等相关专业服务,使家事案件的和解、调解及裁判更具效率;进一步完善了家事案件案后跟踪、回访及帮抚制度;过与公安、司法、民政等政府部门采取会签文件等形式,建立常态化的部门协作机制,形成确保人身安全保护裁定有效执行的合力,实现民事诉讼强制措施和治安管理处罚措施的无障碍衔接;探索建立专门的家事法官选拔机制,将具有一定社会阅历、心理学知识和热爱家事审判的同志遴选到家事审判岗位上来,完善以家事法官为中心的审判权力运行机制,加强与妇联等相关社会组织的联系,探索通过引入社工、社会团体工作人员和向社会购买服务等方式充实审判辅助人员。

    三、原则固成果,目标仍遥远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工作有了一定的进步,取得了一些成果。经过对经验与教训、优点与缺点、收获与不足的细致分析和系统总结,我院总结出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五大原则”,即实现实质正义、提升审判效率、保护儿童利益、调解优先、人性关怀,希冀以原则巩固成果,讲原则再进一步。当然,我院距离成熟法院、典型法院、先进法院还有一定的差距,距离“一有三不缺五不少”的目标仍然很遥远,还需全院干警继续探索和总结,努力创新和创造。

 1.实现实质正义。法学教授陈爱武对家事法院(庭)的实质正义做了如下表述:实质正义,是指家事法院(庭)处理家事纠纷当深入到纠纷的内部,探寻纠纷的起因、原委,努力发现案件之客观真实,进而作出既具有妥当性,又具有合目的性的裁决结果。而之所以要在家事审判中追求“实质正义”,是因为“家事法院的裁决结果会影响社会秩序,一旦出现偏差,其负面效果要比普通法院的错误严重得多……(甚至于)给国家的稳定带来潜在的危机。”

 显而易见的是,无过错离婚使离婚变得越来越简单和容易,但老人与离婚子女亲人之间的赡养关系,未成年子女与离婚夫妻之间的监护关系等却没有统一可广泛适用的准则;从财产方面来看,除了流通货币,固定房产外,还涉及股票、股权、债券等等……凡此种种,无不考验着传统法院(以我院为例)在处理家事案件中的工作水平和审判质效。在尚未建立家事法院(庭)的前提下,我院必须案案以“实质正义”为追求,有效利用现有资源,努力实现广泛调查,消除当事人顾虑与紧张,获得全社会支持和肯定。

 2.提升审判效率。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法官曾多次强调,启动家事审判改革,是改善当前家事审判工作现状的迫切需求,也是法院参与社会治理创新的切入点。工作现状是什么,又为何寻求新的切入点?现状就是夫妻矛盾、分家纠纷、养儿最终不能防老引发种种社会悲剧,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合法权益未获得全面保障,婚姻危机和婚姻死亡往往被混淆,审限期内结案忽视了矛盾纠纷化解和心理创伤恢复……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切入点就在于用家事审判的方法,而非普通民事审判的方法进行家事审判。

    为提升审判效率,我院首先组织全院司法干警对家事纠纷数量增多、内容复杂的原因进行了交流分析,帮助法官了解和掌握家事审判专门化的规律,并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有实效性的提升家事审判能力,完善家事审判技巧。而后一方面在法院内家事审判力量上下功夫,选任经验丰富、能力突出、亲和力强的法官负责家事纠纷审判工作;另一方面在法院外家事调解力量上下功夫,充分调动社会调解力量。最后依工作实际适当改革传统法庭针对家事纠纷的审判程序,在现行的《婚姻法》、《收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选择最优审理程序。

 3.保护儿童利益。美国是世界上最早成立实质意义上的家事法院(庭)的国家,而其家事审判专门机构的产生源自于少年审判机构——少年审判法院(庭)的产生和发展。经过对世界范围内家事法院(庭)发展轨迹的分析研究,着重对儿童(未成年人)利益的保护是家事法院(庭)设立的重要原因。无论何种类的家事纠纷,无论是老年人与成年人的矛盾还是成年人之间的纠纷,儿童(未成年子女)常常被牵涉其中,甚至于受到伤害。

我院在审判家事纠纷案件时,以符合儿童最佳利益为方针和指导原则,在坚持调解优先,尽力帮助当事人恢复情感,消除对立,维持家庭和谐稳定之外,加大儿童心理调查和调节力度,尽量避免公开审理或减少公开审理对儿童的伤害。例如,在离婚案件中,通过调查弄清楚儿童的真是思想和心理状况,为亲权指定、抚养费的确定等事关儿童重大利益事项的审判和裁决打下基础,保障儿童隐私和心理健康,进行教育援助服务和精神抚慰服务。

 4.调解优先。因为家事案件不同于普通民事案件,家事案件往往不仅仅要讲理,还要讲情,所以调解必然是家事纠纷处理的第一选择;而且从司法实际来看,强制性的判决刚性有余,柔力不足,简单以权威性、强制性的裁判处理家事案件,有时反而不利于当事人调整情绪,恢复感情。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蒋月就曾说过:“我们需要把导致当事人或者亲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冲突和紧张、甚至是伤害的真正的原因找到,利用多元的专业资源去解决,通过说服、劝解及其他一些专业机制引入,让当事人有更多认识,即便最终调解不能达成,但对于判决结果当事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我院在进一步实现诉调对接联动的基础上,做到诉前介入,调解优先,将调解作为家事纠纷案件审判的前置程序,使可调解的案件尽早调解;诉中参与,调审结合,充分发挥陪审员的作用,尤其注意女性陪审员的参与和意见,有效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诉后回访,延伸服务,对赡养、抚养案件,判决不准离婚或经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及时进行定期或不定期回访,及时解决矛盾,切实巩固成果。

 5.人性关怀。人性关怀是家事审判专业化的根本原因。从家事审判诞生之日起,一代代法律人就在为保障老年人、妇女、未成年人的权益而不懈努力。家事审判理念创新旨在不以简单分割财产的思维来处理家事纠纷,家事审判机构创新是为了弥补现有审判机构的不专业和审判程序的不适合,进一步保障老人、妻子和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益,家事审判机制创新目的在于通过多种手段和多元方法,减少家事纠纷对当事人带来的身体伤害和精神痛苦,尽早尽快、及时高效地化解矛盾纠纷,促进家庭和谐。实现实质正义、提高审判效率、保障儿童利益、调解优先等原则也无一不是从人性关怀的角度出发,寻找新型家事纠纷解决办法,实现社会和谐和治理创新。

 我院从细节处着手,在“软文化”上求“三创新”,讲“五原则”,以人性关怀为己任;在“硬标准”上,重视家事审判硬件设施建设,建设温馨、温暖、可靠、可信赖的家事纠纷调解室、心理咨询中心等,使家事审判少一些庄严肃穆,多一些温情关怀。

 诚然,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还任重而道远,但在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大背景下,在国家大政方针的整体布局和具体指引下,在人民群众的期待和呼吁下,在全体法律人的不懈努力下,不远的将来,专门的家事审判机构就将在祖国大地上遍地开花。绥芬河市人民法院必将作为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先锋,锐意进取,矢志创新,为祖国司法事业的蓬勃发展和国家社会人民的长治久安贡献力量!

编辑:韩琳琳    

文章出处:研究室    

 

 

关闭窗口